美以“特殊关系”真的是双方核心利益之所需吗?

草民电影网

2018-05-31

文章来源:鸿观中东;作者:范鸿达日前美国把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进一步激化了巴以矛盾,从而酿造了数十位巴勒斯坦人命丧以色列的枪口下,以色列也因此广受国际社会的批评。 尽管如此,在支持以色列的道路上美国继续前行,反对联合国针对巴勒斯坦人大量丧亡事件进行调查,美以特殊关系得以再次显现。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仅仅数分钟后美国就给予正式承认。

近半个世纪以来,以色列被美国视为中东最坚定的盟友,维护以色列安全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 但不争的事实是,华盛顿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却导致了美国国际形象的受挫和中东反美主义的盛行;而在获得国家相对安全后,以色列从美国偏袒式支持中收获的负面影响也在不断增多。

美国著名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和斯蒂芬·沃尔特在《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一书中直言:虽然我们相信美国应该支持以色列的生存,但是以色列的安全对美国来说,最终并不具备战略上的至关重要性。

倘若以色列被征服……那么美国的领土完整、美国的军事力量、美国的经济繁荣,以及美国的核心政治价值不会受到威胁。 如果以色列不是美国的盟国,那么美国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关系虽然几乎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但是美国更为平衡的方法将使一个重要的摩擦源得以消除。 对于几十年来美以关系的塑造者和支持者而言,这一观点不可谓不犀利,它充分揭示了华盛顿对以政策的战略缺失,以及由此而给美国带来的战略挑战伊斯兰世界反美情绪的普遍存在。

的确,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导致了中东反美主义的蔓延。

随着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中对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戈兰高地、东耶路撒冷和西奈半岛等阿拉伯土地的占领和其后严厉的控制,阿拉伯人对以色列的仇恨日甚一日,自然,坚定站在以色列后面的美国也难逃阿拉伯人的愤怒视线。 例如为了应对由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而导致的混乱状态,美军进驻黎巴嫩,当地穆斯林对严重偏袒以色列的美国的力量难有热烈欢迎之意,遂导致数百名美国军人丧生于此,以及美国平民在这里被绑架。

非但如此,中东最坚定的盟友以色列还曾不止一次地给美国带来战略负担,就像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那样,尽管萨达姆主导下的伊拉克一再袭击以色列,但是华盛顿再三要求以色列不要卷入战争美国担心一旦以色列卷入,战争有演变为阿以冲突的可能。 在美国与伊拉克作战的紧急情况下,华盛顿竟然还要为以色列不要与伊拉克对抗而殚精竭虑,如此看来,以色列还是美国的战略资产吗?美国国防部一位官员一语中的:以色列相对于美国的战略价值总是被夸大得非常厉害。 在20世纪80年代,当我们规划中东地区的应急方案时,竟然发现在95%的情况下以色列人对我们基本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如此看来,华盛顿奉行的偏袒以色列政策、或现行的美以关系并没有给美国带来应有的收益,也就是说,从整体国家利益层面讲,美国并非是现行美以关系发展的受益方。 既然美国不是,那么以色列是不是现行美以关系的受益方呢?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要基于以色列成立以来各时期和各层面的根本使命和需求。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次日,埃及、外约旦、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阿拉伯国家的军队向这个新生的犹太国家发起军事攻击,从而拉开了第一次中东战争的序幕。

在这次战争的初期,刚刚立国的以色列非常被动,美国积极斡旋并成功为以色列争取来停火四周的宝贵机会。 在停火期间,以色列积极补充兵力,并从美国等国购买了急需的先进武器,使其作战能力大为提高,在此后的战争中一举扭转了战局,确保了以色列国家的生存。

通过第一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之后,和平的国际特别是周边环境就成为以色列国家发展的最大对外诉求。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在自身的努力和美国的大力帮助下,以色列已经取得了相对于阿拉伯国家的作战优势,但是以色列苦苦以求的和平区域发展环境仍还没有出现。 非但如此,目前对以色列而言,旧有的敌人阿拉伯人仍然是敌人,曾经的默契关系国伊朗业已成为最大的外部敌人,仅仅在十几年前还与之签署了军事协议的土耳其也成为了国家的严重外部威胁。 以色列自身实力增强了,但是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却没有好转,因此其国家的安全感仍然较低。

以色列为什么会产生国家实力与国家安全感如此相背离的状况呢?这与其怀有的国家绝对安全观息息相关,为了自己心目中的安全,业已建立起战略优势的以色列在区域内仍然执行非常强硬的对外路线。 以色列之所以如此强硬,美国的坚定支持与保护是一个重要原因。 近几十年来,在中东地区事务特别是巴勒斯坦问题上,美国始终给予以色列几乎不加保留地支持,比如虽然全世界普遍谴责以色列在2006年发动对黎巴嫩的战争、在2009年发动对加沙的军事打击,但是美国依然坚定地站在以色列一边,致使联合国安理会就巴勒斯坦问题商讨对策时,形成不了有效的约束以色列行为的决议。

美国的支持与保护强化了以色列的绝对国家安全观,当然也坚定了以色列在与周边国家交往时的强硬立场,而这,恰恰让以色列远离了其梦寐以求的和平周边环境。

这样看来,在以色列的生存问题获得解决后,美以特殊关系也并没有让以色列实现国家的根本利益梦寐以求的和平周边环境,这不能不说是美国外交政策和以色列国家的悲哀。

也就是说,美国和以色列竟然都没能从延续了几十年的特殊关系中获得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美以“特殊关系”真的是双方核心利益之所需吗?